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 > 正文

储能下一个潮头何时来?

2022-11-23 22:59:49 来源:高工锂电

储能正处于“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状态。

一方面,受劣币驱除良币、安全事故高发、毛利率下降、新能源+储能装机运行率不佳等影响,导致储能虚假繁荣舆论日甚;另一方面,无论是从储能电池出货量,还是从新增加企业数量而言,亦或是从企业成长速度,都无一不在验证这个赛道的增长。

相关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涉足储能的资本投资高达200多起,其中成功上市者就有中创新航、首航新能源、华宝新能等。从资本端而言,储能概念已经热到发烫。


(资料图)

“储能不仅吸引相关产业链入局加速,还有从其他行业入局者纷纷涌入。”一位业界人士对高工储能表示。事实上,正是由于储能的高成长性,环保行业龙净环保、食品行业南方黑芝麻等关联性不强的企业开始跨界入局。

当前国内储能就像一个初生的小孩,成长迅速,但却令人担忧。

最近,与资本和产业链狂热对比的是,有报告指出电化学储能项目实际运行效果较差,平均等效利用系数仅12.2%。其中,新能源配储能利用系数仅为6.1%,火电厂配储能为15.3%,电网侧储能为14.8%,用户侧储能为28.3%。

对于国内储能项目的实际运行效果差、安全事故频发、毛利下降等的情况,行业的确需要保持足够警惕。当前的储能行业更像处于一个草莽时代,正在经历着“群雄逐鹿”初期阶段,行业或许该期待:储能下一个潮头何时来?

混沌的草莽时代

截至目前,全国已有近30个省份出台了“十四五”新型储能规划或新能源配置储能文件,规划的新型储能发展目标已超6000万千瓦,是国家能源局《关于加快推动新型储能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所确定目标的两倍。

有观点认为,为了获得新能源的开发权,有些新能源投资方不得不将更多的配套储能项目纳入规划,但很多企业对于储能的实际建设、投产存在观望态度。这扭曲了发展新型储能的初衷,营造了新型储能的虚假繁荣,误导了储能行业的发展,也限制了技术的提升和运行体系的完善。

高工储能梳理发现,聚焦国内大型储能赛道的企业,受到“毛利率下降”“劣币驱除良币”等影响,大都未能实现市场端的业绩暴涨,不少企业陷入增收不增利的状态。

除了毛利率下降、劣币驱除良币等,储能还受较为密集的安全事故“反噬”。

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以来,国内行业内已经爆出了20多起安全事故,行业项目相继放缓。储能的安全性还得到主管部门的重视,相继发布重要监管政策。

但电化学储能电芯数量庞大,电池单体颗数已经达到万级甚至几十万级,储能电站安全涉及到电气、化学、控制等多专业,当前储能仍处于运维粗放的原始阶段。

“国内储能是一个成长过程,储能是要能持续提供十来年的电能反复存储释放的服务,产业链的成熟要从源头到用户都来认识储能这个特殊产品的风险特征。”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认为,有序的竞争建立在社会共识之上,更好借鉴国际经验,形成追求品质的共识,才能避免行业“劣币驱除良币”现象发生;而行业走向更为有序的发展进程之中,厂方、工程方、业主、行业监管共同努力才能最大程度减少安全事故的发生。

“但一些抱着跑马圈地的心态的企业涌入,他们以给出行业超低价格,来获取订单,破坏了市场竞争秩序。”一位资深人士告诉高工储能。

这位行业人士表示,正是由于业主端在系统招标以低价者得之,这样也让储能安全性无法得到更好保障。

GGII也分析认为,国内发电侧强配储能在商业模式尚未成熟的情况下,成本的压力让业主方承受较多,导致了目前国内市场低价采购大型储能,同时传导给储能系统商也因此以成本为导向,一定程度上对成本的妥协大于安全的考量。

一方面储能仍被沦为新能源开发“新路条”,那么必将导致运行模式无法得到发展、商业模式无法健全;另一方面是储能入局者甚众,不乏投机者,行业安全性问题难以得到保障,加剧陷入混沌的“草莽时代”。

“被嫌弃”的国内储能战场

而海外市场的火热与国内市场的“冷淡”形成对比:“欧洲能源危机下突然爆发的户用储能需求,以及海外营商环境相对较好,让出海企业倍增。”一位业界人士表示,鹏辉能源今年在户用储能赛道大获全胜。

鹏辉能源户用储能在今年上半年增长6倍以上。截止至2022年6月,鹏辉能源已为全球超过30万套户用储能系统提供电芯或模组,覆盖全球超20个国家和地区,2021-2022年在全球储能市场电池出货量名列前茅。

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预计,“十四五”储能锂电池的总出货量年复合增长将超过50%,到2025年,全球储能电池出货量将逼近500GWh;到2030年,全球储能电池市场将达2万亿。其中,海外市场是重要增量。

而从各产业链企业业绩来看,储能的确已经成为不少新能源公司的第二增长线,比如宁德时代、比亚迪、亿纬锂能、远景动力、中天科技、天合光能等。储能赛道也培养了一批优秀的“黑马”企业,比如储能公司派能科技、海辰储能和新上市的首航新能源以及华宝新能等。

近日,比亚迪全球储能负责人尹小强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一个预测:全球储能处于爆发的前夜,2023年将是爆发元年。但相对于国外市场,国内储能消费尚处于初期阶段。

当前,国外项目运营环境相对国内,更具吸引力。这也是当前阳光电源、远景动力、天合光能、双一力储能、科陆电子、晶科能源、锦浪科技、固德威等众多企业选择出海的重要原因。

最早切入全球储能业务的公司,已经收获颇多。比如,宁德时代从动力第一一举跃向储能第一,正是基于其全球储能业务的顺利开展。同样,比亚迪尹小强也谈到,比亚迪储能在美国的市占率一度可超40%,如今仍保持在30%以上。

以加利福尼亚储能项目为例,当前其主要收益来源已经囊括了几大类,盈利结构清晰:

第一大类是政府为了填补加州电力市场未来可预见的缺口发布的需求,比如Resource Adequacy,可以看做长期容量电价合同的变种,一般签15-20年的合同,州政府和电力运营商会对价格兜底。

第二个是现货市场,分为日前和日中市场,多劳多得,如果项目的反应速度够快可以赚到更多价格尖峰,这是目前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决定了储能项目的收入天花板。

第三块是频率调节,主要出现在新能源渗透率比较高的电力市场,因为在传统能源逐渐退出的过程中,电网越来越不稳定,需要储能作为辅助资产维持电网频率稳定,这部分对于辅助资产反应速度要求非常高,之前的火电电厂启动速度比不上锂电毫秒级的反应速度,这也是一个重要兜底部分,有的地方会给月度合同,不过有的时候做频率调节会占用容量,从而影响现货市场中的套利。

第四块是旋转备用,传统能源和锂电储能都在参与,如果大面积断电出现,调度可以拿到非常高的电力价格。其中最重要的是现货市场这块,储能还是凭借现货市场给盈利模式跑的更通。

但仍需要正视的是,国外市场还远远未成为中国企业的主场,只有少数中国企业能够在全球竞争中胜出。尤其当前美国市场大部分集成商以本土厂商为主,比如Tier1集成商包括Tesla和Fluence,中国企业更多的是以供应链或者代工角色加入全球市场。

“如果储能发展潮头到来,那么国内依旧会是重要战场。”一位行业人士说,行业需要正视的是,储能不仅仅是一次投资,而是长久的基建,不仅关系着企业的营收利润,还关系的电网安全,甚至人身安全。

守得云开见月明?

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国内储能项目现实运行情况的让人失望,也让一些入局者的灰了心。

那么国内企业入局储能,正确的路径到底应该是怎样的?

稳定的商业环境、过硬的产品技术、良性的市场秩序才是一个行业扎稳根基的根本。储能的新基建特性,让其面临着市场10-20年考验,或许要求更多。

而国内发展现状显然与此距离还有点远。

“政策的窗户打开了,喇叭都吹响了,但是门口这一条道还没铺设好,但却吸引了一大群人涌到门口。出来以后,向东向西,上了桥还是下河边,不知道。”一位创业人士如此表示。

但放眼全球范围,储能的时代正在揭幕,但下一个潮头何时到来,仍是个未知数。马斯克等众多行业大佬对储能寄予厚望。尹小强也预测,2023年将是储能爆发的元年。

从微观角度来看,一位沿海县级水电公司的人员也告诉高工储能,作为传统水电公司,现在由于政策环境正在变好,想要建一座储能电站,形成企业新的增长线。尤其伴随当地海上风电、光伏等逐步实际投运,经过实际测算,未来储能电站肯定需求旺盛。但是一个储能电站项目动辄5-6亿元,希望能找到投资方,一起来建这个储能电站。像这样的入局者还很多。

无论光伏、锂电等新能源赛道的企业,亦或是水、煤电及传统行业等赛道企业寻求转型,以做好产品、服务市场为初衷,入局储能或将有一定的胜算。

在经济环境如此不确定的当下,“储能”已经被市场视为确定的方向且不可错失的机会。

值得警惕的是,那些投机的故事仍在上演。一些储能公司匆匆成立,另一些则在原来毫不相干的业务里加入储能服务。

据GGII数据显示,2021年9月至2022年9月间,就有3万多家储能公司成立。行业人士向高工储能直言,这些公司里,有一部分是为了跑马圈地成立的。

比如之前有跨界上市公司对外公告入局储能,却立马收到证券问询函。这段时间,入局储能堪称“疯狂”,身边甚至有人放话,“储能变成正在变成90年代的房地产一样火热,再不入局就晚了”。这种极端疯狂,或许只会应验那句“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

此外,还需要警惕的是,当前便携储能市场竞争已经达到“内卷严重”地步。导致一些行业人士坦言,这个赛道创业者不要轻易碰,很容易把自己“作死”。便携储能赛道的无序化竞争是储能赛道不良发展的一个“缩影”。

对储能行业而言,需要拨开这些混沌,才能真正释放全部能量,成长为下一个举足轻重的朝阳产业。

标签: 安全事故 现货市场

上一篇:
下一篇: